螢太

沉迷排球坑與FGO
超級喜歡紅茶媽媽,喜歡到好想娶他

開坑不填小能手,歡迎催更

同居20題

超短同居20題,cp為伯爵天草
大概的設定是學者和留法日籍生……吧。
OOC有,兩人的關係算是交往中(?

1、叫對方起床

    「愛德蒙先生,請起床了。」
    「……」半縮在棉被中的蒼白腦袋微微動了動。
    「我記得您今天下午有演講吧,請趕快起床準備了。」
    「……現在幾點了?」
    「十一點四十五分,先生。」
      愛德蒙心不甘情不願的從被窩中爬出來。

2、輪流做早餐

     「愛德蒙先生,明天的早餐由我來準備吧。」天草擦著洗好的盤子說。
     「吃不慣法式的早餐?」
     「只是有些懷念日本了。」
       隔天喝下第一口味噌湯的愛德蒙下定決心要讓天草每天都起來做早餐。

3、指責對方的飲食習慣

      「愛德蒙先生,請不要喝那麼多咖啡。」
        愛德蒙沒理他。於是天草將家中所有咖啡粉、咖啡機、濾紙甚至連愛德蒙特別拿來泡咖啡的杯子都藏了起來。
        然後用一個無害的微笑舉起手上綠色包裝的鐵罐。
      「誠摯推薦您日本茶。」
      「天、草、四、郎!」
      
4、餵食

      愛德蒙咬掉了天草遞上來的薯片,螢幕裡的女主角突然大叫出聲。

     
5、嫌亮叫對方關燈

        夜燈在愛德蒙的身後。天草伸長了手臂都沒搆著,但他又不想離開自己的床。
      「先生,您睡了嗎?」
      「?」愛德蒙金色的眸子在背光下格外明顯。
      「能請您關掉燈嗎?」
        一個有些冰涼的東西壓在天草還張著的眼睛上。
      「睡吧,四郎。」

6、一起去街上購物

      「先生,請不要趁機想繞去煙草那一區。」
      「四郎,不要趁機把曲奇放進購物車裡。」

       最後兩人還是買了曲奇和煙草。

7、被人纏住解決後回家

      「呃,您這樣我真的很……困擾。」
       天草用不甚流利的法語拒絕想搭訕他的女人,但對方似乎沒感受到的樣子。
      「四郎,你在幹什麼。」
      「啊,愛德蒙先生!」
       愛德蒙走上前。他只是稍微出來散個步都能遇見自己的同居人,而且似乎身陷麻煩之中?
      「」
        那句話天草沒聽見,但搭訕他的人一臉興奮的走了。

8、替對方蓋被子

       愛德蒙深夜才回到家。稍微跟朋友敘敘舊,一不小心就在酒吧待到了半夜。
       茶几上正在發出螢螢亮光的電腦螢幕用力的宣告著使用者正躺在這裡睡著了的事實。
       愛德蒙走過去闔上螢幕,把人抱回房間替他蓋好被子。
     
9、一方生病

     「……抱歉,愛德蒙先生。」
     「不需在意。」
      天草有些疲倦的閉上眼睛,發燙的掌心擱在一邊。
      愛德蒙鬼使神差的握住了那個發燙的手掌。

      
10、窩在同一個沙發上

      「日本隊得到一點!」播報員大聲喊著。
      「好耶。」
      「……」
      「先生,現在日本領先了喔。」
      「我看的出來。」
      「我們會贏的。」
      「不,法國會贏。」
        天草放下手上的餅乾跟愛德蒙在沙發上扭打起來,彷彿他們是小學生。

11、吃了對方的點心

       「四郎,你有看到我的咖啡凍嗎?」
       「您說這個嗎?」
         天草的嘴巴鼓鼓的,裝著咖啡凍的玻璃杯子已經一乾二淨。
       「……」
       「先生,我對吃了您的咖啡凍這件事感到抱歉。」
       「那麼,我要求賠償。」
        愛德蒙俯身扯過天草的領口,他現在嚐到那失去的咖啡凍了。
        味道很好。

12、一起打掃房子
      
      「我在沙發底下找到我消失的雪茄,還用膠帶貼著。給你兩句話解釋。」
      「我不喜歡有煙味的吻,而且吸煙有害身體健康。」
       
13、夢遊
   
       磅。
       「四郎?」愛德蒙轉過頭,天草這傢伙不是在房間睡的好好的嗎,怎麼跑到走廊上了。
         天草被自己絆倒了卻一聲不吭的,翻過來還在睡呢。

14、吵架

      「四郎。」
        看著自己放雪茄的抽屜。已經換過好幾次了依然被某位大學生猜中,然後拿去藏了起來。
      「我希望先生能夠確實戒菸。」天草的口氣平淡,但看的出來有些生氣。
        ……你這簡直要我死。
        愛德蒙沒說出這句話,他走到天草面前,「我的雪茄在哪?」
      「用身形威逼別人是不道德的,先生。」
        「我們可不是英國人。」
        意指騎士精神那種東西他是沒有的。
      「可您是崇尚自由平等的法國人,我認為我們應該坐著好好談?」
        跟這小子可真是完全吵不起來。

15、浴室大戰

      「哇啊!」
       愛德蒙稍微側了頭,最後還是捱不住自己的擔心走到浴室去。天草倒在地板上一動不動的,愛德蒙走過去搖了幾下。
      「四郎?」
        愛德蒙突然渾身濕透了。他抹了一把臉,天草詭計得逞的笑臉在他臉前晃啊晃的。
      「有被騙到嗎,先生?」天草坐了起來。剛剛潑出去的水也弄濕了他,稚嫩的臉也沾滿了水珠。
        愛德蒙一把抓過一旁的沐浴乳往對方臉上抹去。
      兩人弄得渾身泡沫。
     

16、不小心洗了全部衣服

       「嗯……」
       「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我把衣服全洗了。」
       「啊,衣服會染色的。」

17、一方沉迷(遊戲)
      
     【我以為你喜歡我的。】
     【→我當然喜歡你啊!】
     【→妳錯了。我啊,討厭你討厭的不得了!】
     「唔……」
     「四郎,你已經在螢幕前面坐一整天了。」
    【選擇→我當然喜歡你啊!】
    【欸、欸?是、是嗎……】
    【我也是喔。】
    【系統提示:好感度上升10】
    「四郎。」

    「天草四郎。」

    「天草四郎時貞。」

    「『我以為你喜歡我的。』」
    「我當然喜歡你啊!」
      半分鐘後天草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呃……不是,愛德蒙先生請聽我解釋……」
      愛德蒙笑的咧開了嘴。

18、朋友來探望

    「來了— —不好意思,您們是……?」
     「啊啊,我們是愛德蒙先生的朋友。」黑頭髮和橘頭髮的人微笑著,「你是他的同居人對吧?日本人對吧?」
      他們說著日語,天草不由得心中一暖。
    「嗯、嗯。」
    「我們是藤丸立香,我們兩個都叫立香。」黑頭髮的立香把橘頭髮也拉過來,「我們也是日本人。」
    「那是怎麼……啊,請先進來吧。站在外面不好說話。」
    「呀,太好了。」
      他們聊了整個下午。兩個立香提到他們跟愛德蒙認識的經過、愛德蒙的日語是他們教的、如果不想叫立香可以叫咕噠子跟咕噠夫……
      他們在晚餐前離開。
    「真是抱歉,先生今天出去了。」
    「不會呦,其實我們是想來找你。」咕噠子說。
    「那,拜拜!」
    「……再見?」
    「下次要跟我們一起去玩喔!」

    「是。」

19、被膝枕壓麻無法動彈

     「……」
      他無法動彈。
      他伸手想搆著桌上的雪茄,可他發現他要是一動膝上的人就會滑下去。
      他近乎無聲的嘆了口氣之後一頭靠上皮沙發的頂端,思忖膝上的這傢伙什麼時候會醒。

20、耍酒瘋

       「呃……是愛德蒙先生嗎?」
       「我是。」
     「四郎醉了,你可以來帶他回去嗎?在東區的洛德酒吧。」
     「噢。」
       天草有說過今晚他跟同學有聚會,但這傢伙居然跑到酒吧還沒人懷疑他的年齡嗎?

       酒吧裡瀰漫著煙和黯淡的光線,天草的同學帶著他進到一個包廂,好幾個人正扯著那名白髮少年。
      「四郎你冷靜一點!!」
      「我是聖誕島假面!薔薇黑鍵,上吧!」
        天草嘴裡嚷嚷著日語,他那群同學求救似得看著愛德蒙。
      「四郎。」愛德蒙伸手捏住天草褐色發紅的臉蛋,「看著我。」
      「唔……?」他似乎稍微回了神,眼睛對上了愛德蒙的眼睛。
      「回去了。」
      「回去……對!明年我會再來的。」
       感受到天草亟欲掙脫的動作,他的同學們竟不約而同的放開了手。
       — — 讓天草毫無窒礙的跳上愛德蒙,把他當成一匹上好的馴鹿來騎。
      「呃,四、四郎!」
      「聖誕島假面要回去了!再見了孩子們!」
        沒有人回他,他們都累了。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