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太

沉迷排球坑與FGO
超級喜歡紅茶媽媽,喜歡到好想娶他

開坑不填小能手,歡迎催更

燕青蘭陵無差
是個殺豬反被追,最後只好躲進洞穴裡的故事(
__

        身處巴比倫尼亞。

        為了從者們的靈基再臨素材,他、蘭陵王和其他幾位從者和御主到了這裡,卻在一陣魔豬奔騰的天搖地動中和御主走散了。
      「嘶……」蘭陵王靠著岩壁滑坐下來,腳上被猛獸咬出的傷口正在大肆宣揚著痛感。
      「蘭陵王,要不在這個山洞中休息一下吧?」
      「啊、好的。」

        燕青跟著他坐了下來,把自己身上本就少到幾乎沒有的布料扯下了一些捆在他腳上。
      「痛痛、痛痛,飛走吧。」
        原本是看到御主對著小孩子安慰的話語,現在卻不自覺對他說出口。他抬頭看到的就是蘭陵王那俊美的臉露出了略為驚訝的表情。
      「燕青閣下……意外的孩子氣呢?」
      「不、那是……啊,你快休息啦。」

        洞穴裡飄著一陣潮濕的味道,燕青卻不覺得難聞。他看著頭頂的奇岩怪石凹凹凸凸,一個輕輕的碰撞在這時敲上他肩膀。
       「……?」

        靠在他肩上的人像是睡的熟了。燕青放棄開口叫他,卻也不願自己的視線離開他身上。剛剛只顧著為他處理傷勢,這才注意到他居然在這種地方拿下了面具。
        — —不戴面具會令我心神不寧,人們的視線總是如此無禮。

        是因為這裡沒有人才敢拿下來嗎……

        少年的白銀色頭髮像是月光下的絲滑緞綢,少數幾根頑皮的翹了起來,細軟的白髮隨著身體的傾斜散在燕青肩上。

        他的睫毛也是白色。洞外射來的日光在他臉上頭下深淺不一的陰影,卻更突顯了他的眉宇筆挺。雖然早就知道了,但還是不得不說他真的長得很好看。

         ……這種漂亮的臉蛋,會給他帶來多少的麻煩啊……
         他伸出手撩撥蘭陵王頰邊的碎髮,手指移向泛著水光的嘴唇。用一手扶住蘭陵王的頭做出好似環抱的姿勢,他湊近了身。

       「啊、找到了!Master,他們在這裡!」略為低沉的聲音在洞口外響起,燕青認出是那位愛爾蘭的光之子。他迅速的挪回,確保剛剛有些失控的舉動沒有被發現。
      「蘭陵王也在呢。」跟著他一起來的還有亞瑟王,聽到這句話御主擔心的小腦袋瞬間鑽出亞瑟王的後頭,朝著他們兩個撲了過來。
      「沒事吧!」
     「沒事沒事~蘭陵王受了點傷,現在正在休息。」
     「沒事就好……」立香看了眼蘭陵王腳上的上和有些彆腳的包紮,「我們今天先撤退,能帶著他走嗎,燕青?」

      「沒問題沒問題。」燕青將人背起,原以為還未醒轉的蘭陵王卻雙臂環住了他的脖子,下巴擱在他的肩上。
      「剛剛的事,回去要繼續喔。」
        說完像個沒事人似的,頭又一磕在燕青的肩上,只留下天巧星在原地炸紅了臉。

      光之子走在不遠的前方,露出了然的笑容。

Fin.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