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太

沉迷排球坑與FGO
超級喜歡紅茶媽媽,喜歡到好想娶他

開坑不填小能手,歡迎催更

Fate/Asis

二、國家的希望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同時召喚出兩騎從者……不過我還是先說一下我的目的好了。」

        本田帶著ruler和rider進到自家的客廳。他的客廳是和式,兩位從者同時露出了笑容。

      「兩位?」

      「只是覺得是被日本人召喚真是太好了。」

      「我同意你的說法,rider。」

      「咳咳,總之就是我是日本政府的聖杯戰爭代表者。」本田有些尷尬又欣喜的咳了幾聲,「我被交付的目標只有得到聖杯而已。你們也有要用聖杯實現的願望嗎?」

      「這個嗎……」ruler斂首一笑,「是個現在實現還太早的願望。」

      「我只希望大家能幸福的活著就好了。」rider說。

      「阿龍想要青蛙還有那個跟這個跟那個……」坐在rider身旁,自稱阿龍的女性仰起頭開始唸著她的願望清單。

      「不、不。那個自己就能實現了吧?」

        本田頓了頓,將已經煮好的熱茶遞給他們。

      「真是太好了呢。」

                                                ●


      「阿比不是、壞孩子……」     

        ……小孩?

      「我是Foreigner……」橘色長髮的小女孩抱著手上的熊寶寶玩偶怯生生的走出來,「不是壞孩子。」

      「Foreigner……?」阿爾弗雷德歪了歪頭,「Extra階職?」

      「嗯、嗯。」

      「Archer,可以放下槍了。」

      「遵命。」

      「Hero我真幸運呢,畢竟我是Hero嘛。」他笑開了嘴,「那麼,準備好要去拿到聖杯了嗎?」

     「蛤?我對聖杯沒興趣。」Archer一臉索然無味。

     「現在這樣不好嗎?」Foreigner依舊抱著她的小熊。

      阿爾弗雷德的眼鏡滑下來了一些。

     「……Hero不接受反對意見!」


     「走了。」

     「Master已經知道聖杯在哪裡了?」Assassin 像是非常有興趣一樣側過頭。

     「在中國。」路德維希收拾了一旁因為召喚時的狂風而被吹的東倒西歪的物品,「聖堂教會在中國發現到疑似大聖杯的魔法反應。」

     「Master想要聖杯做什麼?」caster 又露出了它那個令人發毛的笑臉,它做了一個爆炸的手勢,「我想要把這個無聊的世界變有趣!碰的!」

       路德維希沒看它。

     「我只是國家所寄託的希望而已。」


                                                ●


      「你是我們的……媽媽嗎?」

      「亞瑟,請後退。」Saber將亞瑟護在後頭,「報上名來,敵人。」

     「我們是開膛手傑克。」小女孩的聲音說著。Saber環過四周並沒有其他人在,但她說的「我們」這句還是令人在意。

       「妳們是開膛手傑克?」

       「你是我們的媽媽嗎?」

       「我是亞瑟.柯克蘭,妳的御主。」亞瑟撥開了Saber的手往前走,最後在舉著刀戒備的assassin 面前蹲了下來,「妳是我的servant 嗎?」

        Saber的掌心滲出了濕意。他的御主這種行為簡直是搏命,一個正常的魔術師都不會那麼做!更令人吃驚的是Assassin居然丟下了刀,雙臂一環就撲進了亞瑟懷裡。亞瑟抱起她側過她向Saber眨了眨眼,意指成功了。

      「媽媽、我們今天要去解剖誰啊?」

      「……」

      「……」

      「媽媽?」

                                                ●


      「吶吶、尼祿醬。妳有什麼要用聖杯實現的願望嗎?」

       尼祿抱著頭痛苦的蹲了下來,「別提那個東西,余的腦袋又疼起來了……」

       費里西安諾稍微安撫了下她,轉過頭去問另一位天才,「那達文西醬呢?」

     「做為研究物品的話我可是很想要的喔,費里你呢?」

     「我?」

     「是啊,想要聖杯嗎?」

      費里西安諾的眼睛完全變成了一條線,嘴巴裡吐出了意義不明的叫聲。

     「Pasta ~」       

    「費里在裝傻呢。」達文西醬抱著胸說。

     「不,余覺得這是真傻啊。」尼祿搖了搖頭反駁。


                                            ●


       王耀攤開了中國地圖。手一揮數根小針從袖口射出釘在上頭,不偏不倚正好都在幾個重要機場上。

     「先在幾個地方佈下一些術式。」他抬起頭看了一眼caster,得到了他略為點頭的動作之後王耀又繼續說下去,「得知入境的魔術師人數和實力。」

     「這樣我比較好制定策略,繼續說。」

     「我會前往揚川,你就留在南京。」

       caster反駁,「讓主公親上戰場可不是一個軍師應有的作為。」

     「這個是我本人的堅持,請你諒解。」王耀看著身體僵硬了一瞬的assassin和caster,lancer在聽到下一句話之後臉上的表情符號倒是滿臉欣喜,「畢竟我不是個魔術師,要說的話我可能算是武術家或是只是個不上道的咒術師。不過只要是個武者就要有挑戰的膽量。」

     「王耀,這不是武術較量而已。你知道的吧?」

     「我明白。」他笑得很溫潤,像一杯飄著淡淡香氣的茶水。

     「......你繼續說吧。」

       這種人要不是昏君,就是已經看見了他看不到的遠方。

     「我知道了。」

 

                                               ●


    「那麼,我們走吧。」

    「戰場在哪,弗朗西斯。」

    「在中國。」弗朗西斯攏了攏頭髮,「走吧,Archer、Avenger。 」

    「中國啊……古老的東方大國,總之征服它絕對可能!」

    「……Archer你冷靜一點。」

    「我冷靜的很,弗朗西斯。」


                                                 ●


      「……」伊萬心懷敬畏的抬頭。眼前少說五公尺高的巨大物體是他的從者— —他在皇帝的氣息中感受到了這塊土地的熟悉感。

       寒冬、凍土,以及春天。

       ……這個從者是也是來自俄羅斯嗎?

     「真是高大呢。」

     「caster……」

     「有些事情要自己去解決才有意義。去面對他吧,御主。」

       伊萬才要開口,rider自己先說話了。

     「禮拜的時間結束了嗎?那麼,就是戰爭的時間了。」

     「我們將前往中國。」伊萬在他跟前,單膝跪地,「請問您願意與我同行嗎,rider。」

     「汝乃朕的御主?」rider 發出了稍微高亢的聲音,「汝的一番話讓朕的眼裡都充滿雷光啊!」

      跟著rider的話,黑夜突然一陣雷聲滾過。熾亮的電光照耀四周空曠的平原,把rider巨大的身形又顯得更清楚了些。

    「他很高興呢。」

    「似乎是呢。」

    「伊萬,你是俄羅斯人嗎?」

    「是的。」

    「啊,真好。」caster笑了笑,矮小的身板像是一下就會被寒風刮走,「就告訴你吧,我也是俄羅斯人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