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太

沉迷排球坑與FGO
超級喜歡紅茶媽媽,喜歡到好想娶他

開坑不填小能手,歡迎催更

Fate/Asis

FGOXAPH ,非國設
私設如山高,心理素質請好

一、十七位英靈

      被召喚的人壓著頭上的帽子露出了神秘的笑容,「Servant,Archer。真名保密。」

    「No problem !Hero不會在意。」眼睛男子推了一把已經第二次滑落的眼鏡,「阿爾弗雷德,請多指教了。Archer。」

      官方並未告訴他們所召喚的從者是誰,只是從中選取了適合的英靈。
     雖然聖遺物已經讓可以讓阿爾弗雷德大約猜出這名英靈的身份。

    「請多指教了,Master。不過啊……」
      他把手上的槍華麗的轉了一圈以後指向角落伸出的一雙小腳。

    「這裡有其他傢伙在呢。」

                                   ●

    「哇喔!」傻里傻氣的少年跌坐在地,顯然對召喚陣會召喚出的東西不甚了解。
    「就是汝召喚出余的嗎?」
     少女看似氣勢逼人。一襲薔薇色的洋裝襯著她精緻的臉龐,不過她金色的呆毛正晃動著,和少年頭上那條細髮竟微妙的有些同步。
    「嗯、嗯。我是費里西安諾,請多指教……妳是 Saber吧?」費里西安諾傻氣的抓著頭,臉上揚開了簡直不像個成年人的天真笑容,下垂的呆毛一晃一晃的。
    「余是。還有,在那裡偷聽的Servant,余允許妳出來。」
     在Saber的話後,有個女聲接話了。
    「尊旨,我的皇帝。」她的語尾帶上了一點俏皮的感覺。隨著Saber鮮紅的火焰之劍看去,有個女人拿著巨大的圓形杖站在費里西安諾身後。要是敵方的從者,他早就沒命了。

    「Servant,caster。李奧納多·達文西。嗯、因為太有名了,所以自爆身份也沒關係的。我啊,是天才喔。」

      Saber將劍放下了。

    「余也是天才喔!真名,尼祿·克勞迪烏斯!余乃羅馬帝國第五任皇帝,唔姆!」

                                    ●

    「Servant,caster。沒錯,我是您的Servant喔。Mas—ter。」

    「路德維希。」金髮的壯碩男人只簡短的報了自己的名字,沒和自己的Servant對視太久。

      — —那是惡魔。

      戰鬥許久的所磨練出的感受告訴他。
    
     ……政府都拿了什麼觸媒來啊,真是的。

    「嘻嘻嘻、怎麼了,您怕了嗎,Mas—ter?」路德維希的轉頭似乎讓它感到愉悅,紫髮的惡魔伸出了長長的舌頭。讓路德維希覺得空氣都黏膩起來,他召喚了一個和自己相性極差的Servant啊。

     「你搞錯了,caster。」路德維希淡淡的說了句,快速的從腰際抽出手槍就往後方射去。

     「是人就出來。」他回過頭,表情已經沒有剛剛的一瞬慌亂。

     「Servant,assassin。應召喚前來報到。」身材豐滿的女人風情萬種的側頭一撥髮,路德維希卻張大了眼睛。

     「什麼……?」

                                     ●

  

     「Servant,Ruler。參上。」

       ……Ruler?

     「本田菊。」雖然還在懷疑,但本田還是伸出手,「請多指教,Ruler。」
      裁定者(Ruler)只在聖杯戰爭出現異常的時候被召喚,而應該由聖杯自行召喚……由他召喚是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雖然我穿的像教會的人,但我實際上不算教會的一員。」Ruler這麼說著,手指上已經扣上了三個黑鍵,「Set!」

       黑鍵被同樣銳利的刃的彈開了。

     「這樣對待從者太過分了。」
     「是呢、是呢。」

     「Rider。在這次的聖杯戰爭,做為您的Servant登場。」男子拿下白色的帽子,對菊行了一個禮。

     「Servant有……兩個?!」

                                     ●

    「我是Saber 。」男人單腳跪地,兜帽遮住了半張臉,只看的出他一開一合的嘴。

    「我是亞瑟·柯克蘭。」

      亞瑟清楚看到騎士的肩膀抖了一下。

    「Saber?」

    「不,沒事……危險!」Saber瞬間從單膝跪地的姿勢轉變成提刀戰鬥,手上的劍被某種東西包住了看不見— —是魔術嗎?

      Saber一瞬間上前,看不見的劍被一對銳利的短刀撞上。短刀的主人彈回去,手上的刃光晃的令人心慌。
      ……敵襲?!

    「是媽媽嗎?」游離的黑影發出了小孩子們的聲音,「你是我們的媽媽嗎?」

    「從者……?」
    「亞瑟你召喚出了兩個從者?」Saber問。劍柄被他握的更緊了。
    「這怎麼可能……?」

                                    ●

    「喔喔要出來了!到底能召喚出什麼呢!」
    「我是Archer!可能性的男人、為了勝利而來的英雄!」

      麥金色捲毛愣了一下。

    「……男的?」
    「對於男人你有什麼不滿嗎?」被召喚出來的Archer擰了擰眉,對於自己御主的反應不甚滿意。
    「唉……果然還是希望能召喚出『那位』啊。」他抹了吧汗水淋漓的額頭,「算了。我是弗朗西斯,請多指教了。」

    「嗯,我剛剛介紹過了。所以換那邊那位了。」Archer撇頭用下巴指向正走過來,渾身纏繞著猛烈黑炎的斗篷男子,「你應該是Extra階職吧。」

     「我是來自恩怨彼方的復仇鬼。」復仇鬼面無表情的說著,「你只要知道這樣就好。」

     「復仇……嗎,我好像知道你是誰了啊。」Archer點了點頭,表情一瞬間有些複雜。他像是在逃避般的轉向弗朗西斯,「雖然我是第一次被召喚出來,不過一人不是只該有一騎從者嗎?這難道是新一代的聖杯戰爭?」

     「這我才想問吧。」
     兩名從者,而且其中一位還是Extra Class……如果是正常的聖杯戰爭才不會這樣的吧?

                                     ●

     「唔……」

       召喚陣裡空無一物。
     「……奇怪?失敗了嗎。」

     「居然會認為失敗了,你也太不相信自己了吧,孩子。」

      紫髮的矮小女性站在白色男人的後方,「caster,請多指教了。」
      雖然對從者沒有出現在召喚陣中感到迷惑,他還是禮貌的微笑起來, 「請多指教,女士。」他略為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伊萬·布拉金斯基」

       在伊萬報上名時大地震顫起來,簡直就像為他做出的特效。

     「誰……?」他跑出拿來召喚用的倉庫,在呼嘯的白雪中有一個巨大的藍色物體。
      他印象中的西柏利亞可沒有這種東西
     「……加冕式已然舉行,害怕朕、侍奉朕吧,吾之子民— —」

       威嚴的聲音說著,伊萬覺得自己的五臟都在打顫。他以為自己已經夠膽大,但這種小小的自信在它的面前被粉碎的一乾二淨

       — —這是王。

                                     ●

     「Servant,caster。你是我的Master ?」
     「沒錯阿魯。我是你的Master,我叫王耀。」
     「中國人?」caster推了一下眼鏡,表情冷峻。
     「中國人……阿魯!」王耀點點頭,一手抄起了放在一邊的筷子,筷子發出了螢藍色的光。身體一扭指向了某人的眼睛。

       攻擊者的長槍還未刺出。

     「看來不是什麼毛頭小子而已呢。」攻擊者收回了槍,「Servant,lancer。應召喚前來報到。」
       王耀放下了筷子,換著抄起了一個鐵鍋往旁邊一揮。
     「喔呀?」有個年輕的男聲驚訝的一叫,翻了一圈落到地面,鐵鍋並沒有打到他的臉上,「可以感覺到assassin的氣息。您真厲害呢,主人。」
     「你根本沒打算藏吧,assassin?」
     「怎麼會呢。」assassin笑了笑,雙手抱拳微微屈身,「Servant,assassin。應主人的召喚前來報到。」

     王耀笑出了聲,Caster垂著目什麼都沒說。

    「那麼,讓我們開始吧。」
                                      ●

       一場聖杯戰爭,八位御主,十七位從者。
     聖杯戰爭就此展開。
       

评论

热度(3)